子欣惞~

大丘:

【拉拉渡】

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,一条渡船连接着重庆和湖南的边境。

米嘉嘉:

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。走的再远,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。走的再近,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。人永远是一群被内心的遗憾和憧憬所奴役的生物,夹在生命的单行道上,走不远,也回不去!——《大地之灯》

大維:

海洋天堂·仙本那【下】


如果可以

請讓我做一天的兩栖動物

這樣的話

我可以融化在

那無限透明的遙遠的藍里

 

如果可以

請讓我做一月的兩栖動物

這樣的話

我可以趴在沙灘上

讓陽光慢慢侵蝕我的皮膚

 

如果可以

請讓我做一年的兩栖動物

這樣的話

我可以把在歡樂留在岸上

把悲傷流入海裡

 

如果可以

請讓我做一世的兩栖動物

這樣的話

我可以時而貪戀世間煙火

時而沉溺在天堂

 

圖:大維   文:小V  

拍攝地:馬來西亞仙本那


SINCE Fennie:

#2012甘南行之门源油菜花篇#LCA+ lomo版   门源的油菜花我感觉没青海那么有生机,但有山的映衬和红色小屋的点缀,也显得可爱。这一路拍得随心,充当是记录。所以LOMO相机,很适合我这种懒人的发挥!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纯净自由·新西兰 Part II】

这段日子把近几年去过的每个地方都发了一篇十张的总结,就到新西兰卡住了怎么也割舍不下,无论是提卡波的星空还是瓦纳卡的朝阳,或者凯库拉的大海和雪山,甚至一条平凡的公路……唉我这选择恐惧症啊。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『北极,北极 VII』极光大爆炸

结束在特罗姆瑟小城的游荡,驾车来到几十公里外的Ersfjordbotn峡湾。这里相比市内要冷清的多了,但正符合哥喜静的要求。天已渐黑,入住小木屋后匆匆生活做饭,谁知刚吃到半截就来了个大惊喜。

人品这东西真的很难说,有时候你拼命想攒,却怎么攒也不爆;有时候不怎么上心,它却又突然意想不到的璀璨迸发了。就比如这一晚的极光盛宴。之前听房东说这周天气多云,极光预测也都是“一般”亦或“不活跃”——结果就是这预报中极为普通的一天,却带给当天附近所有抬头望天的人一场完全超出预想的大秀,也顺便成就了一把俺们家相机——继新加坡金沙酒店、悉尼歌剧院、墨尔本尤莉卡88层观景台、提卡波星空保护区,酷爱夜景的它如今终于拍到了长久以来的终极目标——北极光。

可惜这神秘之光来的太过仓促,加上不太了解周边环境,所以拍的不那么满意 。

(摄于Ersfjordbotn峡湾,挪威。2014年2月)